笔趣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我在诸天传剑道 > 一百二十九章周游天下,宁老道

一百二十九章周游天下,宁老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众人很快来到外面校场。

此时天色已晚,刚刚升起的一轮明月挂在树梢,到也不算暗。

宋师道提着宝剑站在校场一端,寇仲则站在另一端。

“老宋!来吧!”寇仲拔出井中月,仿佛一弯斜月被他握在了手中。

“仲少,接好了!浮云一剑平千里。”随着宋师道一字一顿的开声,他的气势也缓缓提升。

寇仲身形前冲,眨眼越过了十余丈的距离。

宋师道手中平举的宝剑瞬间出鞘。整个人如同浮动的云朵,飘渺而不可捉摸。剑光仿佛从天空洒落的月光,温柔的洒向寇仲。

寇仲心如止水,手中弯刀随心而动,凭着井中月的心境截向剑光。

呛!

刀剑相碰,响起一声脆响,却如浮云过顶,山雨摧城!

围观众人只觉得这声脆响撞在了心中,几个功力不够的甚至觉得心脏差点跳出来。

啪啪啪啪!

寇仲连退了四步,抬头就见宋师道如浮云般飘落。

“好霸道的一剑!”寇仲长呼口气道:“威力还可以抵挡,但剑意很可怕。我都不清楚,自己到底挡了几剑!”

众人纷纷议论:刚才不就是一声嘛!

岳峰面色严肃的道:“我看到了七剑。因为太快了,听起来像是一声。”

正说着,宋师道宝剑还鞘,吐出了一口瘀血。

“哥!”

“大弟!”

“老宋?”

……

众人连忙上前。

“我没事!”宋师道笑道:“本来我只能出五剑,被寇仲的刀法一逼,居然又多出了两剑,已经是突破了。只是有点儿岔了气,一会儿就好!”

“很不错!”吴明笑着走过来道:“你这一剑借势,借天地之势,演自然之威,很是不错。但要记住,还要因势利导,并非一成不变。”说着,拿过浮云剑,飞身而起。

嗡!

空中月光大亮,洒出如水柔情。众人只觉月色温柔,仿若蕴含着无尽的秘密。

“不好!”寇仲面色忽然一变,伸手去握井中月。

“晚了!”岳峰苦笑着摇了摇头,指了指自己的衣袖,只见上面裂开了道一指宽的裂缝。

寇仲看向自己的衣袖,也有一道裂缝。

在场众人发现,除了三女,每个人的衣袖都有一道裂缝。

众人骇然!能无声无息的留下一道裂缝,就能无声无息的将人杀死。

“你还记得什么时候中的剑吗?”寇仲看向岳峰问道。

岳峰摇了摇头道:“我和你差不多一起发现了异样,但却没有发现什么时候中的剑。”

吴明笑着将剑还给宋师道:“等这边事情结束了,我带你回剑门。那里有能让你更真切领悟剑法的东西。”

“是!师父!”宋师道有些振奋的应道。吴明这一剑给了他很大的启发。

说笑间,众人回到宴会,纷纷议论着刚才的种种。

第二天,岳峰将军政事务交给虚行之代理,和寇仲一起带着宋家姐弟出行。寇仲还请来商秀珣作陪,说是免得宋玉华觉得尴尬。

宋师道还来找吴明,想让他一起去。吴明听了要出游的成员,就明白了什么。他拍拍宋师道的肩膀道了一句:“你们好好玩!我自己出去转转,就不和你们一起了。”心想跟去干嘛?塞狗粮么?

吴明也没说假话,他确实会出去看看。少帅军刚刚接手,他想看看这里的秩序怎么样。

由于没有攻城,淮阴城里的秩序还算不错,只是多了一些少帅军的士卒在巡逻。

一路来到城西,这边的贫民更多一些,但秩序还好。

一路走一路看,百姓的生活也还过的去。

正走着,前面传来一阵哭声。

却是一群人围在一起,中间则是一位少女披麻戴孝,边上是一具老者的尸体。

“各位叔叔伯伯!”少女只有二八年华,跪在地上道:“小女子随父来到此地谋生,不料父亲却重病不治。如今小女子无亲无故又身无分文,只得卖身葬父。哪位好心人帮帮我吧!小女子愿为奴为俾,报答终生。”

吴明看着周围,人到是不少,却没有愿意出头的。盖因少女长相普通,并不出色。

看少女哭的伤心,吴明摇了摇头,随手扔下一锭银子,转身向市集行去:“剩下的做些营生吧!若有不协,可到少帅军求助!”

少女捡起银子,向着吴明的背影磕了三个响头。

围观的众人也是纷纷叫好,好事的人还去喊来了大了。

吴明倒是没有在意,只是随手为之。

兜兜转转的逛到了一座酒楼前。正赶上饭点儿,吴明索性就打算在这儿吃了。

来到楼上,却看见岳峰等人也在这里。

看岳峰和宋玉华的样子,似乎已经熟悉了很多。

“师父!”宋师道眼尖,看到吴明马上起身。

“老吴!”岳峰也看到了吴明,马上招呼道:“你也来吃饭吧?一起一起!”

“没想到会遇到你们!”吴明过去坐下道:“逛了半天也没遇见,还以为你们先回去了。”

“怎么样?”岳峰问道:“城里还不错吧?这里我们刚刚接手,也不知道有没有不妥。”

吴明笑道:“秩序还算不错,市场也还算繁荣。就是里坊之间,还没人管理。”说着,把自己看到少女卖身葬父的事说了一下。

寇仲有些挠头的道:“这没什么好办法吧?总不能连这些都管吧?”

岳峰摸着下巴道:“这种事情确实不好办,人手太少了。回头我们看看任命几个德高望重的乡老为里正坊主,民间琐事就先由他们牵头。为了名声,他们也会办好的。等那些夜校的学生毕业了,就可以设立下层机构。到时候形成网络,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。”

说完,抬头一看。除了吴明,其他人都有些发懵,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其实,这就是古代和现在对于政府职能的观念区别。

古代,最小的治民官员就是县令,民间更多的遵循的是民俗家法,被世家门阀所影响。也就是所谓的治不下县。

而现代,街道和村庄都受到政府的管制,法律笼罩了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。

这样的差距,一部分是因为缺少合格的人才和完备的法律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世家门阀把持教育资源,伪装士绅乡老,掌握民声。

岳峰则是打算加强教育,增加下层力量,彻底斩断世家门阀生长的土壤。

这些就不必多说,几人一边吃饭,一边聊一些闲事,倒也热闹。

商秀珣要回牧场,在岳峰和寇仲的撺掇下,宋师道决定送她回去。吴明要去各地转转,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,收几个徒弟。

从淮阴到山东,又沿着黄河向西。一路上游山玩水,纵览江山。两三年时间还真的又收了两个徒弟。

到达洛阳附近时,正赶上少帅军和王世充的最后交战。吴明赶去观战,却去晚了一步,洛阳城已经被拿下。

眼看宋家军和少帅军都在忙碌,吴明也不打扰,和岳峰见了一面就打算再去长安看看。

算算时间,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多了,上一次去长安还是四年前的事情。

这几年,少帅军已经基本扫平了天下,将李唐压制在关中。双方大战了两次,都是不分胜负。

这一次进攻王世充,寇仲就从汉中出兵,牵制李唐,使其不能支援洛阳。

带着两个徒弟,吴明也没走的太急,慢悠悠的向长安而去。

越过一道山岗,吴明忽然站住看向远处,一位老道悠悠的向他走来。

“老道宁道奇有礼了!”老道峨冠博带,留着五缕长须,面容古雅朴实,身穿宽厚锦袍,显得他本比常人高挺的身形更是伟岸如山,颇有出尘飘逸的隐士味儿。

“剑门之主吴天赐,见过宁散人!”吴明有些惊讶,也有些了然。如今,李唐身处劣势,只能守着潼关天水等地,慈航静斋终究是坐不住了。只是没想到,最先找的是自己。

“不知散人来此有何见教?”吴明一边明知故问,一边示意身后的两个徒弟离远一些。这两个徒弟一个叫鲁义,一个叫岳阳。都是在灾民中救起的孤儿,十四五岁,很是机灵。看到吴明的手势,默默的向远处退去。

宁道奇看到两个徒弟的动作,也不以为意,只是一礼道:“受人所托,请先生远离俗世。”

吴明笑道:“在下自觉,并没有挡人道路,却不知为何会劳动散人?”

宁道奇则是面色严肃道:“若是有人要对少帅军统帅出手,先生会袖手旁观吗?”

吴明了然,伸手凝出一柄重剑,也是严肃的面向宁道奇道:“看来,你我只有一战了!道长,请!”

宁道奇看着吴明手中的重剑,赞叹道:“虚空凝物,神仙手段!可惜,老道受困于承诺,只能放下逍遥,与先生为敌了。但愿老道有命留下,继续逍遥自在!”

吴明眉毛一挑,不悦道:“若要逍遥,且自逍遥。何来此扭捏之言?不过是有所求罢了!既然有所求,何来逍遥?自欺欺人罢了!”

宁道奇语塞,只得不言,紧盯吴明的重剑。

吴明嗤笑一声,手中重剑不动,却于背后幻出无数剑影。

大小长短各不相同的十余剑影在身后展开,却是不同剑意糅杂形成的。

“这……”宁道奇大惊,从未见过一人能有如此多的剑意。

“宁道长!”吴明一边将自己现在能承受的剑意慢慢汇聚,一边看着宁道奇道:“人说你是江湖第一人,不知道长能接我几剑?”

宁道奇面色难看。眼前这人的实力明明与自己想若,却不知为何,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。他自出道,从未杀过一人,在生死搏杀间自然差一筹,面对吴明不免落了下风。

眼见吴明的气势渐渐攀升,宁道奇一咬牙,身形飞扑而出。

吴明身形一闪,已跃入半空。居高临下,一剑斜劈而下,剑意涌入手中的重剑。

横行重剑,将军跃马!

招式以上击下,如同封锁了空间一般。

宁道奇身形似扑非扑,双掌如鸟般划过一道玄奥的弧线。

呲!

如同破布撕裂的声音,宁道奇以鼓胀的长袍接下这一剑,余劲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沟,他的身形却如同小鸟一样的划过斜线绕向吴明身后。

吴明在半空中拧身展臂,宝剑带着丝丝破空声削向宁道奇身后,更有数道剑气射向他的四周,封锁了躲闪的空间。

横行重剑,轻取狄夷。

宁道奇身形在空中一顿,不可思议的虚空转身。双掌挥舞间狂风大作,化动为静的从前扑变作迎向吴明剑锋。

吴明剑身轻振,剑尖化作九朵剑花,笼罩了宁道奇全身。

宁道奇双手或掌或指,虚不受力的将吴明的力道卸开。身形如同虚幻般的跨过了吴明,出现在他身后。

吴明手中的重剑宛若没有重量一样的贴身回刺,正与宁道奇的拳头撞在一起。

轰!

爆开的气劲荡出一片平地,树木为之倾折。

气劲四溢间,宁道奇如游鱼一般的毫不费力的逼近吴明,双掌化爪,爪又化为剑指,直刺吴明眉心和胸腹。

吴明长剑一竖,挡住这一招时剑身旋切而出,带起的剑压逼的老道退出三丈,顺便切断了一块巨石。

吴明将宝剑举过头顶,剑意锁定目标,仿佛天地都被凝固。

宁道奇身形摇晃,似乎是跟随着吴明的剑意。如同劲草面对疾风,风吹草动,风停草静。

“好一个以静制动,以虚应实!”吴明有些可惜的说:“可惜,你无法跳出名缰利锁,只能领悟到这一层。接我这一击吧!”

说着,宝剑以玄奥的曲线绕体飞旋,化作一团晶莹的光芒飞向宁道奇,沿途留下一道浅沟。

正是身剑合一。

宁道奇身形转动,若有若无的虚无感在他身上浮现,身形似乎不断放大。如同天成的击出一拳,于无方变化中化无形为有形,织出一张真气巨网。

与宋缺不同,宁道奇的应对并不是以攻对攻,而是以虚应实。

但身剑合一并不是舞出一团剑花向前猛冲。而是以精神配合招式锁定目标,集中了精气神的决然一击。

哪怕就是邪王石之轩的不死印法都无法躲避,只能尽全力削弱,最后免不了被贯胸而过。

天刀宋缺那燃烧到极致的一刀,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处,这才拼了个旗鼓相当,没有让这一招发挥到极致。

嗡!

身剑合一的吴明划过长空,直向宁道奇飞去。于层层罗网中穿过,直达老道身前。

老道双手合十,真气巨网缠绕在吴明身上,生生阻挡住他的身形,老道的双脚却沉入地下半尺有余。

“接招,御剑一击!”

吴明吐气开声,身剑合一的最强一击,毫无保留的从他手上发出,宝剑夹带着龙吟虎啸声脱手而出。如击败革的穿透交织的真气罗网,穿过了宁道奇的胸口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